[天眼]步森股份"萝卜章"发酵 P2P平台爱投资陷危局

来源:金融界网站 时间:2018-07-29

文/金融界网站 可达

资料图:爱投资董事长赵春霞

已停牌36个交易日的步森股份利空不断,因“萝卜章”而导致的民间借贷纠纷再起波澜,近日朱丹丹将包括步森股份在内的九名被告告上法庭,要求偿付包括欠款在内的数笔费用合计4966万元。

而更大的危机在于,步森股份的实控人赵春霞旗下的百亿级P2P平台爱投资受到行业风波影响处于困境,尽管公司管理层一直对外释放维稳信号,但是目前已经出现较严重的项目逾期等情况,而部分投资人对于解决方案并不买账。

徐茂栋跑路带出“萝卜章” 步森股份深陷民间借贷纠纷

事发步森股份前实控人徐茂栋,其以*ST天马及其他名下公司的名义借款,将步森股份作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担保人。蹊跷的是当事人*ST天马表示从没有收到过相关款项,步森股份则表示并不知情,表示或有人伪造公章及担保文件,目前结果尚待法院调查,而有传闻徐茂栋已跑路美国。

徐茂栋涉及的民间借贷具体规模尚不清晰,不过随着各方诉至法院已开始浮出水面,六月份至今两起诉讼涉案金额已超过1.87亿元。

根据本周四的公告显示,上城法院已于今年6月20日受理朱丹丹起诉包括步森股份、*ST天马在内的9名被告民间借贷纠纷案。朱丹丹于同日向上城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申请冻结被告银行存款人民币4966万元或查封、扣押被申请人同等价值财产。请求被告最终支付原告借款本金4500万元,借款利息456万元,基础律师费用10万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以上合计4,966万元。

而步森股份则表示事项发生于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徐茂栋控制公司期间,公司与本次诉讼案件中的原告朱丹丹未发生任何资金往来,鉴于本次案件的发生可能为犯罪嫌疑人伪造公司公章、冒用公司名义实施借款导致,公司已向派出所报案。

此前根据公司6月初的公告,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以同样理由起诉步森股份、*ST天马等7家公司赔付13750万元,彼时公司五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被采取冻结强制措施的资金合计1883.23万元。但目前在步森股份缴纳3000万元保证金后,银行账户已经解冻。

虽然步森股份看似躺枪,但这与其所处的困境不无关系,长期以来公司主业服装生产销售经营不佳,业绩基本在微利和亏损中徘徊,近几年多次重组失败,控制权数次易主,被市场当成“壳资源”,这类公司往往都存在各种问题。

2016年步森股份再度易主,徐茂栋通过收购成为步森股份和天马股份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如今天马股份被证监会调查麻烦缠身已被*ST,而步森股份则在2017年10月份被徐茂栋转手给现在的实控人赵春霞,未成想就在交接前后,徐茂栋悄然把步森股份拉进了民间借贷的大坑,着实“坑”了一把赵春霞。

资料显示,徐茂栋是“星河系”的实控人,联合创建了100多家互联网公司,包括众美联、窝窝团等上市公司,以及小能、云纵、微网、蜂巢、金掌柜等细分行业企业。

“接盘侠”赵春霞陷巨亏9亿 7.5亿并购资金来源成谜

19岁即大学毕业,加入花旗银行投资银行部,曾管理近20亿美金资产,赵春霞无疑是资本市场的老手,这就显得这笔交易“迷雾重重”。

2017年10月19日,步森股份发布公告,徐茂栋控制的睿鸷资产将其所持有的步森股份2240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6%)转让给赵春霞的安见科技,价格为每股47.6元,交易总价高达人民币10.6亿元。同时,睿鸷资产将持有的步森股份13.86%的投票权也委托给赵春霞的安见科技。安见科技因此成为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赵春霞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然而这只使得赵春霞只是暂时获得了睿鸷资产13.86%股本对应的投票权,大股东之位并不稳固。此后隐患爆发,睿鸷资产在今年1月17日宣布计划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步森股份的1940万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3.86%)转让给自然人刘钧,对应的投票权被刘钧要求收回,刘钧表示将谋求控制权。面对二股东逼宫,赵春霞的大股东位置岌岌可危。

不过最终交易流产,赵春霞以5000万的价格接盘,再度取得睿鸷资产所持步森股份1940万股股票,总股份增加至近30%。但也承担了1940万股质押所产生的4.5亿元的债务。至此,赵春霞正式获得步森股份的控制权。

然而赵春霞的麻烦才刚刚开始,在2017年10月19日第一笔收购完成后,赵春霞就将全部占比16%的全部持股质押,2017年12月18日、19日步森股份在连续跌停后紧急停牌,今年1月4日复牌后再度跌停,直接使上述质押逼近警戒线,复牌仅一天的步森股份再度停牌,在声称通过增加保证金的方式解除质押风险后于今年1月19日复牌。但未能阻止步森股份此后股价一泻千里,今年6月7日实控人持股跌穿平仓线后再度停牌至今。从2017年12月18日下跌伊始44.78元/股至停牌时15.14元/股,区间跌幅高达66.19%。

单纯从股价走势还原整个过程,徐茂栋入主后在一路上涨中赚得盆满钵满,而赵春霞则成了高位接盘侠,但现实情况真的如此吗?

金融界《天眼》发现,徐茂栋接手后之所以步森股份会暴涨,主要原因是其曾计划将服饰等盈利能力较差的原有业务置换出,将移动支付等互联网业务置入,股价自此一路高走,此外从成交量来看亦可能有一定控盘因素。

然而2017年财报显示,步森股份100%营收来自于服饰业务,意味着虽然其股价大涨市值翻近乎三倍,但其经营状况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赵春霞选择58元/股的时候接手在徐茂栋20元/股收购的壳就显得并不合理,更何况随着IPO加速在赵春霞接手时,壳资源在A股已然普遍贬值。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故事”不得而知,而事实是赵春霞接手后步森股份的股价迅速跌至14.96元/股。

目前赵春霞持有步森股份的股权浮亏超过9亿元,对于这起收购,赵春霞表示“在整个过程中很受伤,在此次并购中学到了很多,也为以后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长了很多经验”、“影响了我的心情”。

同时,金融界《天眼》在梳理整个事件期间发现,赵春霞收购步森股份的资金来源可能存在问题,公告显示10.6亿元中的7.6亿元投资款主要来源于“其转让北京融艾创投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融艾创投”)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所得”,“赵春霞将其持有的融艾创投出资总额的20%合伙企业财产份额以75268万元进行了对外转让”。

但据天眼查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截至7月30日,在已经完成收购6个月后,赵春霞仍控制着融艾创投99%的股份,并未对外转让,那么资金从何而来?

在赵春霞实控的P2P平台爱投资上,有投资者质询上述7.5亿元资金是否是P2P平台自融。对此金融界《天眼》向爱投资内部人士询问,对方予以否认,表示有监管机构在不可能发生。

爱投资欲IPO解渴 危局仍待解

尽管上述内部人士一再表示投资步森股份系董事长个人行为与爱投资无关,不过此前有消息传出,赵春霞计划将旗下部分金融资产装入步森股份。二者是否存在关联尚不明确,但在爱投资面临困境的情况下,赵春霞是否还有余力推进步森股份向新零售业务转型存在疑虑。

资料显示,爱投资是中国最大的P2P平台之一,目前拥有566.4万注册用户,投资总额490.8亿元。

今年6月19日赵春霞曾在论坛发帖《关于组建数据科技集团和启动爱投资IPO的相关说明》,彼时赵春霞意气风发,表示发起组建安见汉时数据科技集团,将步森股份向新零售方向发展,同时爱投资正式启动IPO计划。

然而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国内四大高返平台相继炸雷,由监管掀起的一场风波席卷了整个P2P行业,挤兑情况在各个平台纷纷出现,众多平台同时炸雷,一时间人心惶惶。爱投资也出现了大量项目逾期,本金利息兑付困难,甚至银行存管到账慢的情况。

根据爱投资官方在论坛中公布的7月27日计划回款项目详情,412项目中有155个显示项目逾期,大量投资者跟帖质疑。

金融界《天眼》向爱投资内部人士了解到的说法和官网公示的基本一致,针对平台现状对出借人给出了几种解决办法:①股债结合②债转股③债权转让。从论坛留言来看不少投资者对于上述解决办法并不满意,尤其是债转股。

对于有投资者反应的提现慢、只有部分能到账等问题,该人士表示爱投资和新网银行存管,一般当天就能到账。论坛后续公告显示是新网银行存管系统不稳定所导致问题,但从投资者的反馈来看近期已不止一次出现提现困难。

有分析认为选择此时上市可能会为公司估值带来不确定性:一个原因是目前网贷平台备案尚未完成;另一个是从财务数据方面,爱投资运营主体网络科技平台近两年仍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7年净亏损3697万元。

赵春霞原计划步森股份转型新零售,而爱投资则通过IPO募资进一步完善生态。但在经历一系列天灾人祸之后,步森股份深陷民间借贷纠纷,实控人赵春霞股份触及平仓线危局待解。而爱投资则面临行业洗牌以及自身业绩亏损的双重压力,能否顺利上市募资尚未可知。